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2019年8月10日10:59:35 发表评论浏览:57

全文共68698图,阅读大约需要16分钟

文章首发于猫哥的视界(maogeshijue),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最近国际新闻一个热点就是日韩互掐。先是日本宣布对韩国断供,然后日本将韩国剔除贸易白名单,韩国也不示弱,立刻将日本剔除白名单。双方剑拔弩张,几乎快要到断交的地步。

日韩为什么互掐?现在自媒体描写什么日韩历史宿怨——其实都是扯淡,真正的导火索是关于韩国劳工赔偿的问题,至于制造这个导火索的主角藏着很深的心计。

我首先给大家梳理一下这个韩国劳工赔偿案的来龙去脉。

韩国劳工赔偿案的来龙去脉

众所周知,日本这个国家有一段黑历史——二战期间日本侵略了亚洲大部分国家,给这些国家造成很大的伤害。其中以韩国受伤最重(因为甲午战争后,日本就占领了韩国)。

1965年日本与韩国签订《日韩请求权协定》,这个协定将日本对韩国历史上的伤害全部打包——包括劳动赔偿、慰安妇赔偿统统包含在内,日本给与韩国8亿美元赔偿(当时韩国GDP才31.2亿美元)。

其实就是一次性了结了这段历史恩怨。

签订协议前出了点纰漏,日本要求直接把赔偿金支付给个人,而韩国政府坚持要求日本将赔偿金全部支付给韩国政府,由政府再去支付给个人。

为了这个问题日韩之间拉锯几次,最后日本妥协,将8亿美元全部支付给韩国政府。

结果韩国政府拿到这笔巨款后一分钱也没给个人,对外宣称这笔钱用在了发展韩国自主产业上去了,其实有相当一部分钱被权贵私吞。

但是受害者没拿到钱啊,于是受害者就闹事,三天两头冲击日本大使馆,抗议切手指头整了一大堆破事,日本人也很郁闷:我们赔了钱啊,你们要闹也该找韩国政府闹啊。

但是在韩国媒体刻意的引导下,韩国民众民族情绪高涨,不依不饶扭着日本不放。

2001年韩国劳工受害者跑到美国起诉日本,希望美国法院长臂管辖主持公道。但是美国法院驳回了韩国人的起诉,理由很简单——1965年《日韩请求权协定》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没理由让日本人赔两次啊。(如果这些受害者起诉韩国政府搞不好还可以胜诉)

2003年这些韩国劳工受害者又跑到日本去起诉,再次失败。

2005年,韩国劳工回到韩国起诉,结果韩国自己的法院判决也是一审二审均败诉。

2012年,韩国大法院突然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认定拖欠工资的个人索赔权与《日韩请求权协定》无关,驳回二审判决要求重审——韩国大法院做出这个决定并非是突然抽风。

2012年日韩关系趋冷,两国在领土问题(独岛)的矛盾变得尖锐化,所以,韩国政府打劳工牌不过是一种反制日本的策略而已。

虽然大法院要求重审,但是从2012年开始韩国也没有实际的动作。

除了劳工受害者,韩国慰安妇受害者也一直在闹着要日本政府赔偿。劳工受害者一般是男性,慰安妇是女性,这些慰安妇受害者也不走司法途径,三天两头找媒体曝光当年受到的日本人迫害,不时晒一些凄惨的照片,引起舆论广泛的同情。

2015年,日本政府终于受不了韩国慰安妇这种道德绑架的攻击,又和韩国签订《韩日慰安妇协议》再次给了10亿日元的赔偿(你看看,国际社会有时也是按闹分配),签订协议时日韩双方均作出表态——该问题是“最终不可逆解决”

结果2017年朴槿惠下台,文在寅上台就翻脸不认人,不仅撕毁了《韩日慰安妇协议》,还解散了“和解与治愈基金会”——呃,你没看错,韩国人在拿到了日本人的赔偿金后宣布协议作废!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韩民众拒韩日慰安妇协议

2018年韩国法院判决韩国劳工胜诉!要求日本企业对韩国劳工作出赔偿。日本政府气得七窍生烟,断然拒绝了韩国人这个无理的要求。

于是韩国政府悍然扣押日本企业在韩国资产:

2018年10月30日,韩国法院判决新日铁住金公司赔偿韩国劳工受害者每人1亿韩元;

2019年1月3日,扣押新日铁住金公司在韩国资产;

2018年11月,韩国法院判决三菱重工赔偿韩国劳工;

2019年3月7日,扣押三菱重工在韩国资产;

韩国这番行为是日本政府绝对无法容忍的。

日本因为二战原因黑历史一大堆,亚洲大部分国家都受过日本的伤害,同时,日本在海外的资产也多。如果一个国家随便找点日本的黑历史就可以扣押日本资产要求赔偿——日本怎么可能受得了?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韩国人开这个先例!

所以,这次日本人是铁了心要教训韩国人——出手就是对韩国半导体支柱产业下狠手,直接宣布对韩国半导体几种关键原料断供(这几种原料日本基本垄断了全球70%以上的产能),没有日本的原料,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就得跪。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以上就是日韩互掐的来龙去脉,大家了解这段历史有何感觉?

我想大多数人第一反应大概就是:棒子反复无常言而无信,纯属咎由自取!

但是我却不这么看!

我觉得这段历史——特别是文在寅执政后的行为简直是疑点重重,不符合逻辑!

文在寅在想什么?

1965年日本与韩国签订《日韩请求权协定》之后,日韩之间关于劳工与慰安妇的纷争主要停留在民间层面,政府是没有参与的。

2012年日韩因为独岛之争,韩国政府才搞了一个小动作——韩国大法院才驳回了二审判决,其实后续也没有实质性动作。

文在寅执政之后,简直是迫不及待的从政府层面介入这笔历史烂账。而且手段越来越激烈——

撕毁《韩日慰安妇协议》;

判决劳工胜诉;

扣押日本公司的资产!

从过去历史来看,历届韩国政府都不介入劳工、慰安妇赔偿问题(因为确实不占理),为什么文在寅却要强行介入?而且使用如此激烈的手段?

他难道不怕日本翻脸报复?在我看来,文在寅一系列的激烈的手段简直就是逼着日本来报复!

日本人会怎么报复?

当然是依靠自己掌握上游产业链的关键原料优势对韩国报复。

韩日都是小国,小国是无法搞全产业链的,小国只能通过全球大分工吃下自己有比较优势的一段产业链。韩国的产业链因为历史原因恰恰对日本存在很大的依赖性。

二战之后,韩国的经济发展明显滞后于日本,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韩国人均GDP只有日本的10%,后来日本出于对韩国历史旧账的补偿,通过政府发展援助以及企业的直接投资,有力地推动了韩国的经济腾飞,但也为日后韩国经济高度依赖日本播下了种子。

在1965年,韩国总进口规模为4.5亿美元,其中40%是美国,35%是日本;到了1988年,尽管美国依然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从日本进口的规模同样非常高,而且主要集中在韩国大力发展的几个支柱产业(半导体、汽车、钢铁等)。

韩国支柱产业对日本依赖如此之大,让韩国政府非常不安,1986年韩国推出了旨在通过支持本土化来替代日本产品的五年计划,1992年再次推出第二个五年计划。

但是这两个五年计划却非常不成功,直到现在,韩国几大支柱产业依然对日本的依赖度极高。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韩国工业领域对日本进口的依赖度

这就是小国先天性的缺陷——小国由于资源、市场有限,根本不可能摆脱对产业链上游国的依赖。

历届韩国政府非常清楚上述情况,所以,过去无论与日本有什么矛盾,都不大可能真正撕破脸去互掐,因为日本掌握着上游产业链的原料供应,一旦撕破脸让日本对韩国断供,对于韩国经济就是沉重的打击。

了解上述背景回头来看文在寅的行为,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为了一个历史旧账——日本还两次赔偿过——文在寅不仅悍然撕毁协议,还扣押日本资产扬言要变卖这些资产来赔偿韩国劳工——难道他真不顾忌日本翻脸的后果?

事务反常既妖!

能干到韩国总统的人物不会是白痴。

政治人物讲究谋定后动,文在寅这么干的动机是什么?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文在寅

与文在寅的对话之一

“我要一个动机!”

我盯着文在寅冷冷说到:“你不是白痴,你突然对日本发难肯定有你不为人知的动机!”

文在寅冷哼一声:“你一定要一个动机吗?”

“是的,我要!伟大领袖说过,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

“我要报仇!”

文在寅的回答宛如平地一声惊雷!

我目瞪口呆看着面目狰狞的文在寅恶狠狠说道:“我要整死我们国家这些财阀!”

原来是这样!

文在寅与日本互掐,真正的目的却是对付国内的财阀!

我默默品味着文在寅的语言,只觉得语气如冰,令人不寒而栗。

韩国财阀与青瓦台魔咒

去年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我为什么鄙视西方那套制度》,呃这篇文章目前微信是肯定看不到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加我的微博(花猫哥哥713),你懂的。

这篇文章就是揭露了西方那套体制的问题——资本对政治的绑架。在西方国家,有钱真的就是可以为所欲为。韩国就是一个典型。

在韩国司法界有一个“三五定律”,只要是牵涉财阀的案件,一审法院通常会判五年,然后在二审、三审,再以各种理由降低刑期为三年,最终结果一定是追加一个缓刑当庭释放。

包括现代会长郑梦久、三星会长李健熙、乐天CEO辛东彬、SK集团崔泰源等等财阀统统享受过这个待遇。

有犯罪实锤的财阀都可以随意践踏司法,至于在日常生活中,财阀在韩国绝对是可以横着走的。

2009年韩国影星张紫轩在自杀前写下长篇遗书,公布了陪睡的名单,其中乐天老板父子一同在内,舆论哗然,最后司法调查也是不了了之,谁也动不了财阀一根毫毛。

与财阀凌驾于司法之上相对应的是韩国青瓦台魔咒——韩国总统都没有好下场。

包括卢武铉自杀、李明博入狱、朴槿惠被弹劾入狱——连续三届韩国总统下场都很惨。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为什么会有青瓦台魔咒?说白一点在韩国做总统其实就面临两难的局面,或者选择充当财阀的利益代言人(如李明博、朴槿惠),代言人最后自然逃不掉给财阀背锅的命运;或者选择不为财阀服务(如卢武铉),那就很难在总统职位上干长久,下台后的结局比当财阀利益代言人还惨。

文在寅是卢武铉挚友,卢武铉自杀对文在寅刺激很大,后来文在寅竞选韩国总统最大的目的就是为卢武铉复仇,所以,文在寅一上任就把李明博送进监狱——因为逼死卢武铉的就是李明博与他背后的财阀。

但是文在寅最多也只能整整李明博,对于财阀却无可奈何。

韩国总统权力很有限,不掌握军权——军队指挥权被美军控制;没有克格勃这样的特务组织,司法系统也被财阀所控制——总而言之一句话,在韩国当总统手里没有刀把子。

没有刀把子自然就无法对付财雄势大的财阀。

所以,虽然全韩国都知道文在寅要对付财阀(文在寅在自传中也从不掩饰这个目标),但是没有谁认为文在寅具有撼动财阀的能力。

文在寅的毒计

与文在寅的对话之二

“所以,你打劳工牌,扣押日本企业的资产逼着日本报复,你很清楚日本对韩国最大的优势就是控制上游原材料供应,一旦日本切断原料供应,对于几大财阀就是灭顶之灾!”

“好一招借师助剿的毒计!”我冷笑:“所有的人都低估了你的狠毒,为了打击财阀你甚至不惜让韩国经济也遭受打击!”

“财阀本来就绑架了韩国经济”文在寅不屑一顾:“我用其他方式打击财阀同样会伤害韩国经济!只是程度上的差别——”

“关键是,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文在寅反问。

我无言以对。

“所以,日本宣布切断对韩国半导体产业的原料供应后,你就装模作样的演戏,”

我扳起指头一 一数落文在寅的算计:“让外交部抗议,宣布也把日本移除白名单,甚至出面找美国总统川普来协调韩日关系,这一切你都是演戏给财阀与国民看的,你很清楚,要缓和韩日关系其实很简单——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你把扣押的日本资产还给日本企业就行了!

日本也没有与韩国不死不休的动力——毕竟日本每年还要从韩国拿走2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只要你在劳工问题上让步,韩日关系马上就可以缓解。

但是,你偏偏不这样做,相反你操纵舆论成功激发了国民的民族情绪,你反过来又用这些民族情绪来堵住财阀的嘴,让财阀无法开口让你在劳工问题上妥协。”

“你导演了一出好戏!”我啧啧赞叹,然后好奇的问:“你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策划这出韩日互掐的大戏?”

“川普不会来协调韩日关系的,他巴不得我们与日本掐得越凶越好!”文在寅答非所问:“美国在亚太地区收缩,却又顾忌中国与韩日达成自贸区协议,所以,川普对韩日互掐是乐享其成的。”

“你算得很准,”我点点头同意文在寅的看法:“最近川普就表态,只有双方都提出请求,他才会来协调韩日关系,日本现在绝对不会向美国提出请求的。”

“其实也不会影响韩国经济,”文在寅淡淡一笑:“三星的库存还能撑一两个月,真到要停工的那一天,财阀们会向我低头妥协的。然后我就会把扣押的日本财产还给日本企业,至于劳工的赔偿就让三星来买单!”

“看来你不把几个财阀送进监狱是绝不会罢手的,”我盯着文在寅:“你不要低估财阀的能量,现在估计财阀们已经识破了你的毒计。

最近财阀控制的媒体已经开始宣传你就是韩国经济下滑的罪魁祸首——理由是你用最低工资法案干死了小企业(19年开始最低工资上涨了10.9%),再用每周52小时工作制干死了中型企业,现在又用劳工赔偿案要干死大企业,”

“舆论掀起风潮需要时间,”文在寅冷笑:“财阀们现在没有足够的时间把我搞下台!

真把我逼急了,我就拍卖扣押的日本企业资产然后把钱分给劳工受害者,让韩日关系成为解不开的死结,到时候就算我下台,愤怒的日本人也会掐死财阀。”

“你够狠!”我语带讥讽,“看来你将创造历史,你将是历史上第一个把大财阀送进监狱的韩国总统!我得提前祝贺你吗?”

文在寅沉默,但是眼睛里却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我悚然一惊。

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根本就没看清这个人。在过去媒体的描绘中,文在寅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我也想当然的按照这个人设来理解他的行为逻辑。

那么,万一文在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呢?

“你有野心!”我推翻了以前的逻辑:“你处心积虑要对付财阀其实根本就不是为卢武铉报仇!”

“你打着为卢武铉复仇的幌子,让民众认为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其实你不是!你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

我盯着文在寅一字一顿说道:“你的目的是彻底压服财阀,你要打破青瓦台魔咒,你想成为韩国版的普京式政治强人!”

文在寅抬起头有点讶异的看了我一眼,恶狠狠说道:

“全球现在正面临百年未见的大变局,韩国是一个小国,韩国需要一个政治强人凝聚国民来应对这个变局!”

文在寅咆哮的怒吼如同惊雷一样在我耳边炸响:“我不能容忍财阀继续控制这个国家!财阀都是一群目光短浅见利忘义的小人!

韩国需要在全球百年大变局中找到自己的出路,而我就是唯一可以带领韩国实现崛起的领袖!”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啊”我嘲弄道:“你不仅心狠手辣,还能把自己的政治野心包装得如此正义感十足,你确实有普京的潜质。”

文在寅负手而立,神情傲然。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良久。


我忽然轻轻一叹:“可惜,韩国不是俄罗斯,韩国永远也不会有普京式强人。你的目标永远都是水中月镜中花。”

“为什么?”文在寅眉毛一扬,冷冷问道。

“东亚这片土地是大国角力场!这是地缘政治决定的。韩日都是小国,小国只能在大国角力中左右逢源寻求生存之道。

这种在大国角力夹缝中生存的小国怎么可能出一个真正的政治强人?”

我抬了抬手,制止了文在寅的插话,继续说道:

“过去中美关系还算和睦,你们的政治空间还大一些,可是,现在中美已经变成战略竞争对手,你们根本就没有左右逢源的空间!”

“不能左右逢源就只能选边站队,不管你选择哪一方,必然得罪另一方,其后果都是你不能承受之重!”

文在寅默默无语。

“当年朴槿惠力排众议参加中国的阅兵大典,算是很魄力了吧,也是向中国释放善意;

可是她后期也没顶住美国的压力,被迫同意部署萨德,导致中韩关系恶化,最后朴槿惠是啥结局?”

我竖起一根手指继续说道:“你现在拿三星开刀,三星55%的股权都是美资!现在几方角力美国人还在观望,你真要压服三星这些财阀没有美国人点头是不行的。

如果美国人以支持你整治财阀为条件要求在韩国部署中程导弹,你做何选择?”

文在寅冷笑:“我已经拒绝了美国在韩国部署中程导弹的要求。川普是个商人,商人更看重经济利益,所以,我答应了川普对驻韩美国承担更多的军费——不就是多给几亿美元嘛,大韩民国不差这点钱。”

我哈哈大笑:“你真以为美国的胃口就是几亿美元可以打发掉的?现在美国人不过是借你这颗棋子把东亚这潭水搅得更浑。

真到你与财阀摊牌的时候,我敢担保,美国人一定会开价的。这个开价很可能就是以部署中程导弹让你选择站队。”

文在寅沉默不语。

“你不同意,美国人就会支持财阀把你赶下台!你同意,中韩关系一定恶化,韩国对华贸易将受到严重打击,没有中国市场,韩国经济将一蹶不振,你同样会下台。”

文在寅继续沉默。

“所以,不管你怎么做,最后你也摆脱不了青瓦台魔咒的命运!”我摇头叹息:“这就是小国的宿命。”

文在寅突然展颜一笑。

“摆脱不了就不摆脱了,哪怕未来是粉身碎骨,我也要拉着几个财阀一起进地狱。”

“不能让这些财阀太肆无忌惮,我至少要让大韩民国国民看到,财阀也会被清算的!”

他挥挥手:“我得给国民留点希望。”

希望?我慢慢咀嚼着这个词语,看着文在寅的眼光也多了一丝怜悯。

……

我从梦中醒来,窗外已经是天色大亮。

我点燃一支烟,在袅娜的烟雾中慢慢回忆着梦里与文在寅的对话,总觉得有种似梦似幻的感觉。

文在寅赌上了身家性命,最多也就是除掉几个财阀大佬而已,但是文在寅也永远无法改变韩国被财阀绑架的宿命。

韩国如此,被六大家族绑架了经济的香港何尝不是如此?

在资本主义体制下,被资本敲骨吸髓的剥削就是普通民众的宿命。

希望?永远只是民众的一种幻想而已!

我看了看窗外,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在社会主义中国的感觉真好。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PS:我的知识星球已经开通了!在这里我会和大家分享:

1.房市、股市、时事的深层次解读。

2.过去撰写的有关股市、房市、时事的内部分析报告(不方便公开),以及我的两本书的电子版(《冰冷的经济真相》和《蒋介石为什么失去大陆》)。

3.未来趋势性的投资机遇。

未来注定不平凡,希望陪你们洞察趋势,一起成长!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原创 | 这锅川普不背:谁在导演日韩互掐的大戏?

图片来自网络

时政、经济、产业、投资等价值信息提供者

商务联系&申请转载

请查看公众号主页右下角“联系我们”

  • 信用卡代还/额度变现
  • 扫码获得还款券
  • weinxin
  • 支付牌照+资金托管
  • 扫码获得永久分润
  • weinxin
voice 站点
秋冬款男士牛仔裤修身小脚松紧腰系带韩版百搭潮流新款原色男裤子
美国进口米仔纯天然玉米材料宝宝碗筷3件套
懒人床上笔记本电脑桌台式家用双人电脑桌床上书桌可移动跨床桌
澳大利亚Lucas Papaw Ointment神奇番木瓜膏 25g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